泉州工艺美术大师菲林片上讲述泉州故事

泉州晚报   2018-07-06 16:18

吕照明正在创作

­  刻纸是中国传统工艺之一,其构图简练清晰,线条规整流畅,色彩强烈明快。但是,用纸作为材料刻出来的作品易破损,且不易保存。为了克服这一不足,泉州工艺美术大师吕照明大胆创新,采用特殊材料菲林片,创作出更为灵动、流畅和精细的刻画作品。

­  自在观音、渡海达摩、九日山、东西塔、老君岩、古大厝……一尊尊庄严灵动的佛像,一个个闽南文化印记,就在吕照明的一刀一划中勾勒而出,出神入化,令人叹服。

­  巧用新材走出艺术新路

­  泉州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文人刻画艺术家吕照明是一位民间艺术家,他做过印刷工人、兼职画师、平面设计师等职业,在刻画的艺术世界里体验到“真实的生命”。

­  在印刷厂的工作经历让吕照明学会了印刷手艺,后来他离开印刷厂开始自己创业,承接包括包装设计、LOGO设计等与工业设计有关的业务。工作之余,吕照明仍然坚持画画。有一年,吕照明花了60元在路边买了一套《西厢记》的刻纸,对照临摹,随后便玩起了刻纸。那一年正值羊年,临近除夕,吕照明临时找了一幅《三羊开泰》的图案。那时数码相机已流行,胶片纸被弃用。吕照明突发奇想:“既然要扔掉,倒不如试着在上面把《三羊开泰》刻画下来。”经过一番尝试,出乎意料的是,用胶片刻出来的作品线条灵动、流畅和精细,让人颇为惊讶。

­  这一新发现让吕照明激动不已,自此他开始进行越来越多的尝试,试验用胶片纸刻出各种类型的图案、逐渐全方位了解传统刻纸、尝试不同刻纸手法以适应新的材料属性……

­  为了区别于传统刻纸,吕照明将运用新型材料创作的这种艺术形式命名为“刻画”,以此寄托自己内心对刻纸的回味和对绘画的钟情,由此,曾经中断的艺术生命在吕照明的身上重新焕发生机。

­  吕照明介绍,刻画的表现形式与传统的刻纸差不多,用刀技法稍微不同。传统刻纸是整叠的纸用刀扎,执刀的角度通常是垂直前后拉锯式的运刀。而刻画的走刀则是在材料上面倾斜45度角左右轻轻地拉动,要控制好力度,走刀技法要娴熟。所用材料不是纸,而是一种叫菲林片(类似于以前照相用的胶卷底片)的特殊材料。这种材料是一种红色透明的塑料硬片,上面喷上一层很薄的雾状药粉,又称药面,药面下面则是一张比较厚的透明硬片。刻之前先把画好的底稿贴在材料的下面,就可以看见底下的底稿图案了。刻的时候刀一定要斜着、轻轻地拉动,不能太用力,否则刀会伤到药面底下的透明硬片,所刻的刀痕会产生折射,看起来也会很花;也不能摩擦或者用手去触摸材料的表面,否则会留下手印,擦不掉;更不能有折痕,否则会影响效果。

­  用菲林片做材料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就是线条不用相连也不会掉。但是,刻的时候刀的力度要精确地控制在只切透表面这层药面,不能切到下面的片基。要的部分留下不动,把不要的用刀尖轻轻地挑掉,速度要快,不要留下刀痕。每刻一刀都要非常小心、精准、到位。一旦出现意外就无法修复,前功尽弃。所以,刻的时候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专注,不要有杂念。这个其实是一种培养注意力和耐心的艺术形式及传统技艺。

­  突破传统刻画泉州百态

­  自幼习画,使得吕照明的美术功底深厚,然而转到刻画上来,却需一刀一刀地积累,苦练多年而成。这些从他刀下的人物肖像细致的纹理间便可窥见,其造型生动、姿态自然、衣纹流畅、服饰美观。

­  譬如,作品《观自在菩萨》在吕照明的刻刀下,菩萨坐姿洒脱随性,左脚踏莲花,右脚翘到石凳上,右臂自然伸展抵着膝盖,左手撑着石面,陶然自得,足显玄奘在《般若心经》中提到的“观照纵任”之意,任运自在,却观照万法。该作品最妙的地方在于神韵,一种可以洞彻世间“五蕴皆空”的真实相,而支撑着这种神韵的便是吕照明挥洒自如却不失精炼严谨的“刀法”,菩萨身上所披衣装飘然流畅,仿佛观自在菩萨行住坐卧处,自然有仙风生焉。

­  又譬如,作品《民族英雄——郑成功》,吕照明采用点、线、面有机合理的刻画技巧,再现了郑成功收复台湾的场景。画面海水波涛汹涌,帅旗迎风飘扬,战马强健威猛,栩栩如生,马上的郑成功身穿铠甲,手握单筒望远镜,神态自若。看到那马鬃、胡须龙鳞,令人惊叹不已。精湛的雕刻手法和独特的选材使得此幅作品显得更有立体感,惟妙惟肖。

­  泉州砖雕艺术家、万印社社长曾永卿表示,吕照明刻画敢于突破传统形式,为泉州带来一股新的艺术风。同时,吕照明创作题材的选择并不局限于传统民间刻纸的喜庆题材。根植于泉州,吕照明更愿表现家乡的风物,如在全国第九届海峡工艺博览会中获得银奖的《泉州民居古大厝》,就是以南安的蔡氏古民居为原型,精细地雕刻,把闽南古建筑的五间张结构、木雕、石雕等多种技艺融于一体。而《泉州宗教系列》的几副作品,就为世人呈现出泉州包容万象的多元文化景观。佛教、摩尼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宗教文化在泉州交融体现,更显古城历史底韵深厚。

­  吕照明甚至按原物、以超写实主义的手法表现泉州。原物原景的刻画展示,再加以艺术的创作,让“纸上泉州”栩栩生动。泉州古厝、传统民居的燕尾脊、砖雕石狮、天后宫、开元寺……在吕照明的刻刀下,这些闽南风物韵味无穷:红白相间的流畅线条、闽南建筑的一砖一瓦细腻地展现出来。

­  “泉州历史深厚,今后这些题材我还会更深入研究。”在泉州土生土长的吕照明对家乡题材情有独钟,且在刻画形式的表达有所创新,与历史巧妙结合,传播古城风韵。

­  刻画艺术

­  传承闽南文化

­  福建省收藏家协会泉州分会会长万冬青认为,吕照明的刻画作品主要以闽南文化、宗教文化以及中国传统文化、吉祥文化为主,风格鲜明突出。

­  “不断学习传统,结合现代艺术,以传统刻纸为基础内核,以现代艺术为精气神,以个人情感思想为创作动力,这是今后刻画艺术的努力方向。”吕照明创作的刻画作品中,以多元的视角和审美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当代人的眼球。迎合时代,锐意创新,广纳博采,融会贯通,扬长抑短,彰显个性,正是现代刻画创作的方向和主张。

­  吕照明在创作中也常常会遇到许多难点,比如特殊的材质在用刀时用力稳定性要求高,不能过轻也不能过重;比如《杨枝观音》最长的弧线必须一笔刻成,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比如在观音额头上1厘米的空间里,要刻出一个有眉毛有眼睛的小观音。

­  胶片纸颜色是纯正的红色,由于眼睛长期面对红色,吕照明视力难免受到影响。原本创作中只要一盏台灯,如今不得不增加到两盏。吕照明说,或许再过三五年,当自己的眼睛越来越差,就不能再刻太细的图了。

­  正因为如此,他努力坚持创作,让更多的人看到最好的刻画作品。吕照明说,经过长时间不间断地创作,独自一人关掉台灯后,内心却感到巨大的满足。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继续创作,这种艺术形态也就会随之消失,所以,他很想找几个志同道合又有刻画天分的人,将这种刻画艺术传承下去。

­  吕照明的父亲是泉州提线木偶老艺人吕赞成。吕照明说自己继承了父亲“传授以贤”的家风,一直把泉州文化的传承当做自己的责任,“作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泉州人,能用刻纸来展现泉州文化的独特魅力,无疑是幸运的。”吕照明说,正是泉州的多元文化融合,为自己的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素材,而刻纸技艺的独特魅力则让这些常见的泉州符号闪耀着无限光芒。

­  曾永卿表示,泉州的民间技艺师秉承用技艺记录和传承闽南传统文化的信念,闽南工匠正怀抱着对发源地文化的挚爱,为闽南灿烂辉煌的文化延续、创新贡献力量。(记者曾广太文/图)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
  • 泉州工艺美术大师菲林片上讲述泉州故事
  • 泉州市高甲戏传承中心携《昭君出塞》前往浙
  • 惠安净峰大儒张岳:以文治武功著称于世
  • 明代惠安人李恺、刘会相继任职广东 以廉公
  • 发罗拉国际民间艺术节上 闽南歌舞节目获得
  • 24小时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