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春八旬老妪照顾残疾小叔56载 善心义举成村里美谈

泉州晚报   2017-10-07 08:19

  有言道,久病床前无孝子。然而,在永春吾峰镇枣岭村,却有一位85岁的耄耋老妪张玉成,与老公、儿子一起,无微不至地照顾残疾重病的小叔,直至他生命的终点,时间跨度长达56年。

  56年的照顾,何其不易。阿婆用自己的真心付出,赢得了当地村民的一致称赞。

  张阿婆(左)的善举赢得乡人的称赞

精心呵护 照顾残疾小叔

  张玉成的家是一幢老式的土坯两层房子,空间逼仄,墙体斑驳老化。谈起今年6月份过世的小叔辜大川,张玉成声音突然低沉哽咽,神情黯淡。

  在那个年代,辜大川19岁时就结婚,不幸的是在婚后两个月,祸事接二连三地降临到他的身上:因参加洗铁沙时,长期浸水受湿,他患下严重的风湿关节炎,两腿僵硬、畸形瘫痪,与上身比例极不协调,导致无法站立,只能坐着或躺着,完全失去了劳动营生的能力。新婚不久的老婆看到这样的情景,也离他而去,从此未入家门一步,杳无音信。

  在辜大川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张玉成一家人对他不离不弃。

  阿婆说,那时儿子还小,老公又得为生活奔波,作为二嫂的她便毫不犹豫地承担起小叔的照料护理工作。小叔风湿病愈发严重,双腿常常发脓、发臭,外人不敢靠近,但是她每天除了照料自己的家庭子女外,还要为小叔煎药、三餐端食喂饭、帮他洗澡、换洗衣服、清理粪便、清扫房间……

  从2010年开始,小叔的病情更加严重,溃烂多达七八处,脓水更多,臭味更浓。已近80高龄的阿婆,腿脚更不灵便,力气和眼力也大不如前了。为了上好药,她得靠着老公和儿子的帮忙,吃力地把肥胖的小叔子扶坐在床边,让他的双腿垂放在床沿。自己则坐在椅子上,双脚夹着手电筒,需要看清哪,脚也跟随着移动。清洗伤口敷药是个技术活,她先用蘸着药水的棉花,用特别轻柔的动作,慢慢洗掉脓水,等伤口风干了,接着一点点地涂上膏药,最后,再用纱布轻轻地包上。张阿婆说,年纪一大,弯腰本身就很困难了,又得脚夹手电筒,上药要持续一个半小时以上,因此脚麻腰酸背痛是常有的事,每回都累得气喘吁吁。

四处求诊 轮流抬轿就医

  阿婆一家除了在生活上照料护理外,还四处打听治疗风湿的医生和偏方,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他们从未放弃过。

  据阿婆的儿子回忆,打从他有记忆起,爸妈经常为叔叔四处奔波。那时农村基本上没有车,山路崎岖难行,爸妈便自己做一个担架,担架绑着一张竹椅,把叔叔抬上那椅子后,怕叔叔路上会因颠簸而掉落,又用绳子将其绑着。就这样,爸妈和一些亲人轮流扛着担架,穿行在田埂山路,如果是在邻近县或者附近村落的,常常直接抬到医院或乡村诊所;要是得到远方就医的,他们便抬着他走十几公里的山路,直到永春车站,然后几个人解开绳子,一起抱起小叔,小心翼翼地抬进车厢。就这样,在那样艰苦条件下,硬是把叔叔送到德化、泉州、大田甚至是上海、北京等地寻医问药。

  天天绕着病人转,常与医生打交道,久而久之,只有小学文化的张玉成居然也认得了部分中药草,了解了一些中草药知识。只要听说有什么治疗风湿的草药,她便千方百计地去弄到草药。在年轻时,她顾不上自己是女流之辈,常独自一人到深山老林里爬悬崖拔山草,还把这些山草种在自家的田地里,以备不时之需。

善心义举 终成村里美谈

  回忆起照料小叔的点点滴滴,阿婆说,今年六月,小叔的突然离去,让她很是失落空荡。

  在她的心里,小叔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怕增加哥嫂的负担,他努力学会了拄拐。每次吃饭时,他都很吃力地将拐杖架在腋窝下,在他们的帮扶下,硬是撑起来,自己端起饭来吃,在2005年家里旱厕改造后,他便自己去卫生间了。小叔子还在床上看医药类的书籍,自学了一些医学知识,甚至还为自己开了处方,尽管效果不明显。小叔子的坚强,也让她省事省心了不少。

  记者采访时,阿婆的邻居个个都竖起了大拇指:“没有她这样细心的照料,大川不可能活到现在。照顾一个病人,还是一个残疾人,天天为他端屎端尿,即使是两三年,一般人难以忍受,可她一照料便是整整56年!”

  一照顾就是56年,实在不容易,但阿婆却说:“大川已经很不幸了,够可怜的,那也是一条命呀!我们不能让他雪上加霜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谁没有个三长两短啊!我能做的尽量多做一些而已,照料时间长了,也习惯了,不觉得可怕了。”(记者黄墩良 通讯员叶国强 文/图)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
  • 日韩风格迥异现代舞演出 让泉州台商区民众
  • 泉州市区西街1915艺术空间首办艺术展 将长
  • 丰泽法院曝光一批失信被执行人 有两人欠了3
  • 谎称在陈埭做鞋材生意 他7个月内骗走她28万
  • 第三届海艺节“海归嘉年华”海丝国际文化推
  • 24小时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