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卖儿失去监护权 法院判决德化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

泉州晚报   2018-12-12 09:21

  出生后20多天便被亲生父母贩卖,一年多后被公安机关解救并由德化县民政局临时安置在一寄养家庭中。案发后,小宇(化名)的生父因吸毒死亡,生母因犯拐卖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且在监狱服刑。谁来保护孩子?德化县民政局站了出来,以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为由向法院申请撤销小宇生母的监护人资格,并依法指定其为小宇的监护人。据悉,这是泉州首起由民政部门申请撤销监护权的案件。

  近日,德化法院受理了该起撤销监护权案,小宇生母的监护权是否应该被撤销?撤销后由谁担任监护人?德化法院法官奔赴千里之外的四川大凉山一探究竟。

案情 父母拐卖儿子 民政局申请撤销母亲监护权

  今年10月29日,德化法院家事审判庭的法官李平受理了一起申请人为德化县民政局的撤销监护权案。

  案件中的当事人小宇年仅3周岁5个月,他的经历让法官唏嘘不已。小宇的父母均为四川大凉山彝族人,他是家里的第四个孩子。出生后20多天,小宇便被亲生父母以9.8万元的价格卖给他人。在买方家中生活了一年多,小宇在公安机关的一次打拐活动中被解救,由德化县民政局临时安置在一寄养家庭中。

  小宇爷爷家的房屋破败不堪,法官调查后认为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接到案件后,法官第一时间“家访”了小宇现在的寄养家庭。眼见养父母对小宇照料有加,法官揪着的心松了一半。之后,法官又马不停蹄地前往福州监狱探访小宇的生母阿玲(化名)。小宇的生父因吸毒已经死亡,生母阿玲因拐卖儿童罪被判刑入狱。得知德化县民政局申请撤销她对小宇的监护权时,阿玲留下了忏悔的眼泪。她表示,自己家境贫寒,孩子的爷爷年事已高,孩子的外婆身体也不好,同意民政局的申请,希望小宇日后过得好。

温情 奔波几千公里 法官赴大凉山调查家境

  我国法律规定,未成年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一)祖父母、外祖父母;(二)兄、姐;(三)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小宇的母亲同意放弃监护权后,法官了解到,小宇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均有抚养小宇的意愿。那么,撤销阿玲的监护权后,监护权应指定给谁呢?是指定给德化县民政局,还是指定给小宇远在大凉山的祖父母、外祖父母?

  为给小宇一个稳定有爱的成长环境,法官决定前往2000多公里外的四川大凉山,对小宇的祖父母、外祖父母的生活环境进行调查。到达大凉山后,法官翻山越岭,依次走访了小宇的祖父、外祖母家。看到小宇祖父、外祖母破旧、脏乱的房屋,以及小宇3个黝黑、穿着黑旧棉袄的哥哥姐姐时,法官躲进角落落下了眼泪。屋内卫生条件非常差,衣服和家具都落满了灰尘,虽然是白天,但是房间很暗,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床上孩子的衣服已经脏到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喂养的鸡鸭在屋里随意蹿过……调查结束后,法官又一路奔波,到达德化时已是深夜。

判决  护佑健康成长 民政局最终成孩子监护人

  法官认为,阿玲以非法牟利为目的,将亲生儿子小宇卖与他人,其行为已经严重侵害了小宇的身心健康,因此阿玲不宜再担任小宇的监护人。小宇的祖父、外祖母虽有抚养小宇的意愿,但是经济条件和身体条件均不具备抚养的能力。况且,小宇到福建后至今均在德化生活,虽然小宇与其祖父母、外祖父母具有血缘关系,但是四川大凉山对于小宇来说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且语言不通,双方并未建立起亲情。小宇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明知其被出卖后,也无意将其接回家中抚养,若指定由远在大凉山的祖父或外祖母抚养,不利于保障其身心健康。

  相反,小宇被解救后由德化县民政局进行了妥善安置,现在的寄养家庭关系和睦,由德化县民政局担任新的监护人,客观上更有利于小宇的健康成长。因此,德化法院一审判决撤销阿玲的监护人资格,指定德化县民政局为小宇的监护人。

  目前该判决已生效。

  结案后,法官表示,撤销监护权之后对新的监护人的指定,应着重考虑真正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希望法院的判决,能让小宇在一个更好的环境中成长,将来学会感恩、自力与坚强。(记者 黄墩良 通讯员 徐晓璐 郑美婷 文/图)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
  • 南安:被拐12年 男孩终见到了亲生父母
  • 为避让老人 晋江三辆宾利连环追尾 老人需要
  • 晋江:男子掉包工厂废弃碎布 以次充好为己
  • 石狮:男子开豪车冒充“高富帅” 骗多名女
  • 泉州一公交司机行车中看视频 乘客坐得胆战
  • 24小时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