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梦龙笔下的福州爱情故事 敢作敢爱奇女子

海峡都市报   2020-04-17 21:10

  《三言》编著者冯梦龙(1574—1646年)曾于60~65周岁在福建山区寿宁县当了四年知县,留下了“政简刑清、首尚文学、遇民以恩、待士有礼”的政声与治绩。其间他除到过建瓯、政和、浦城等县外,也来过当时的八闽首府——福州。现还有确凿的材料证明,冯梦龙的大哥冯梦桂和三弟冯梦熊都曾在青壮年时期到过福建游历;而更为喜欢“行万里路”的冯梦龙,应当早在青壮年时期也曾到过福州游历。笔者研究发现,冯梦龙在《情史》等笔记小品中,记录了福州不少爱情传说故事,详尽生动,细节感人,且至今尚未引起世人重视。

宁德寿宁冯梦龙像

刚烈渔家女

  南宋时,长乐有个“美而艳”的渔家姑娘申屠氏,名希光。她十分聪明,十岁能属文,读书一过,辄能成诵。其兄渔钓海上,作诗送之曰:

  生计持竿二十年,茫茫此去水连天。往来洒酒临江庙,昼夜灯明过海船。雾里鸣螺分港钓,浪中抛缆枕霜眠。莫辞一棹风波险,平地风波更可怜。

  诗中生动描写了大海风光和捕鱼生涯,透视了海洋文化造就的渔家女的刚烈性格。

  她的婚姻也充满了传奇性:“其父常奇此女,不妄许人。年二十,侯官有董昌,以秀才异等,为虔所识,遂以希光妻昌。”

  渔家女的刚烈性格,只有在异乎寻常的灾难中方能得到最为鲜明的体现。

  在南宋“靖康二年”那年,正是天下大乱之时。福州有一个“虎而冠”的“大豪方六一”,“闻希光美,心悦而好之”,于是勾官结吏实施了一个毒计:“乃使人诬昌阴重罪,罪至族。六一复阳为居间,得轻比,独昌报杀,妻子幸无死”。方六一自以为毒计天衣无缝,能骗取希光欢心,“因使侍者通殷勤,强委禽焉”。

  在这突如其来的弥天大祸面前,申屠氏表现了极为难得的大智大勇,与善良而软弱的书生丈夫完全不同,她不向噩运屈服:“具知其谋,谬许之”;“密案其孤于昌之友人”;“乃求利匕首,怀之以往”。孤身前往方六一家后,先要求方六一厚葬其夫,方六一答应了;次是“伪为色喜,妆入室”,在方六一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即以匕首剌之帐中,六一立死,因复杀其侍者二人”;再次是“诈谓六一卒病委笃,以次呼其家人”,“皆杀之,尽灭其宗”。最后是“斩六一头置囊中,驰至董昌葬所,以其头祭之。明旦,悉召山下人告之其相,不致连累无辜”,而自己则“以衣带自缢而死”。

  冯梦龙在《情史》卷一“情贞类”中以“申屠氏”为标题,十分完整地记载了故事全过程。最后评曰:“此妇是谢小娥一流人”——不仅北方有谢小娥这样的刚烈之妇,福州海边亦有申屠氏这样的大智大勇、文武双才、刚烈美貌的渔家女!

敢爱敢为扇肆女

  冯梦龙在《情史》卷三中还写了一位敢爱敢为、生死不渝、忠于爱情的“扇肆女”的故事。

  “市有孙翁造白扇,一女尝居肆中”。她日常在店中协助父亲卖扇,也就与社会有了广泛而直接的交往。邻居中有个姓林的书生,“心慕其美,日往买扇”。“扇肆女疑之,乘间问生曰,买此何为?生告以思念之故,冀时赌芳容耳。”“(扇肆)女见生青春美质,且怜其意”,于是私定终身,“遗以香囊汗巾并银簮一枝,约某夕会于后门”。结果两人深夜交欢,林生体弱受寒猝死。扇肆女只得“扶生墙下,掩门而入”。没想到当夜交欢又结珠胎,肚子大了,扇肆女才将实情告父母,得到父母的理解和原谅,将宝宝生下,只是“惧人知”而“移居他所”。后来这孩子偶然被林生的父母遇到,发现与亡儿十分相像,最后两家取出遗物为证,互相确认为亲家。这种大胆而开明的行为,在当时实属难得。后此子中进士,此佳话为同榜进士传出。

新闻推荐

频道推荐
  • 宁德市领导赴中心城区督查创城工作
  • 宁德:本月起医保个人账户可家庭共济 扩大
  • 宁德市总工会慰问高温一线职工 做好防暑降
  • 24小时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