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官桥:男子脑死亡 妻子含泪捐献丈夫肝脏和肾脏

海丝商报   2018-08-06 19:16

  “我自愿把丈夫张啊财的肝脏和肾脏捐献给国家,让更多人没遗憾和痛苦。”4日下午,来自南安官桥的汪丽娟签下了捐献丈夫张啊财的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捐献了肾脏和肝脏等器官,用大爱延续生命。肝脏和肾脏都将送到福州,移植到被捐献者体内。

  汪丽娟在登记表上郑重地签上了名字

­  8月1日,46岁的张啊财因高血压突发引起脑干出血住院。事发后,张啊财被紧急送入南安市医院抢救。不幸的是,医院确诊他为脑死亡。

­  脑死亡,就是人的自我意识已经丧失,有意义的生命个体已不复存在了,也就是大家平常说的,人已经“死”了。噩耗传来,张啊财的妻子、母亲、哥哥等家人都悲痛万分,泣不成声。他们不敢、也不愿相信,这么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他们多么希望,自己的丈夫、儿子、弟弟还活在世上,与自己朝夕相处。丈夫去世,汪丽娟最担心的是如何撑起这个家。

­  在以泪洗面中熬过几天后,想着家里有两个小孩(女儿13岁、儿子6岁),还有老母亲(69岁)要照顾,汪丽娟决定坚强起来。眼泪流下来,她就用力拭去。她说,“我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做孩子的精神支柱和经济支柱”。

­  这期间,从各地赶来的亲人到重症监护室分批见了张啊财最后一面。“他们这个500元,那个1000元,无条件地借钱给我、捐钱给我。啊财走了,我欠这么多恩情,我拿什么来回赠他们?”在亲友们的启发下,汪丽娟萌生了捐献丈夫器官的想法。她主动通过医生找到了红十字会,表达了捐献意向。

­  死者为大、入土为安,这是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思想,在农村这种观念更是根深蒂固。开始的时候,张啊财家人顾虑重重,不作表态,毕竟捐献遗体器官一事在农村,在他们看来是一件特立独行的事,担心会被别人说三道四。

­  “捐献器官,一开始我是反对的。我觉得我弟弟都已经这样了,还要再遭这罪,我不忍心。”张啊财的哥哥张清泉,这个精壮的汉子眼里噙着泪水,“后来与红十字会交流,得知捐献器官其实是救别人的命,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我弟弟的生命在延续。于是我们大家也就同意了。”

­  “器官捐献是好事!丈夫已经无法救活,但他可以救活别人,这是他的功德。这也是他以另外一种方式活在世上,对我来说是一种安慰。我只希望受捐者好好活着。”汪丽娟哽咽地说。

­  4日下午,在南安市医院办公室,南安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向张啊财家属详细讲解了志愿捐献器官的条件和注意事项,并指导他们填写了志愿捐献登记表。汪丽娟、张清泉在登记表上郑重地签上了名字。

­  南安市红十字志愿工作者协会专职副会长陈振华向记者介绍,此次,张啊财捐赠的有两个肾脏、肝脏等,将被运送到福州,移植给适合的病患者。

­  张啊财家属的大爱之举,让医务人员和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十分感动。陈振华说:“他们家属是主动找到红十字会的,捐献器官很坚定,我很感动。家属们无所求,只希望捐赠人的器官能在被捐献者身上‘好好地活着’。张啊财家中13岁的女儿学习成绩很好,希望有爱心企业能资助其至大学毕业。”(记者:周海文)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
  • 泉州丰泽区公开招聘编制外新闻工作人员笔试
  • 惠安崇武镇大岞村簸箕湾现近300米“垃圾堤
  • 泉州市职工医保普通门诊政策大调整 报销比
  • 惠安县城君和天地小区架空层被改商住房 业
  • 泉州机器人在第十六届信息技术创新大赛获佳
  • 24小时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