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化一女子凌晨命殒自家楼下 出事前一天曾被前夫约谈

海峡都市报闽南版   2017-08-10 19:23

­  闽南网8月10日讯 本要和母亲骑车回外公家,结果半路被开小车的父亲堵了路。母亲被父亲“约谈”后迟迟未归,17岁的小飞(化名)很是忐忑,直到昨天凌晨3点才睡着。可到了当天凌晨5点多自然醒时,发现母亲给他发了两条微信,内容有些费解,“3点26分:‘儿子你床头找找’;4点整:‘儿子,人活要有志气’。”

­  刚看完信息,房间外就传来外公家人急促的脚步声。小飞慌了,听说母亲被发现躺在自家楼下的血泊中,没了气息。他恨自己,没能多挨一会儿困,再去睡。

­  昨天上午,德化浔中镇浔中村六组一栋集资房楼下,是小飞与母亲的最后一次“见面”。

­  邻居:砰的一声响,一女子躺地上

­  “听说夫妻间吵架,后来女方被发现从楼上摔下身亡了。”昨天中午,一先生拨打海都热线通95050爆料,称在德化县浔中镇浔中村六组一栋集资房楼下,一个中年女子躺在地上,旁边都是血,警察已拉起了警戒线。

­  下午3点,海都记者赶到现场时,在一栋写着“浔中村六组”的楼房下的路面上,留有一摊未清洗血迹。

­  坐在老樟树下乘凉的一位阿婆说,不认识死者,只知道他们住在5楼。

­  当记者顺着楼梯爬到5楼时,看到有一个房门开着,外面有多名警察把守,只知道这个房间就是死者生前住的。“501的。”楼下一名住户说,昨天凌晨4点多,睡梦中的她被砰的一声巨响惊醒,当时天已经蒙蒙亮,她起床后就看到501的女主人躺在地上。

­  #昨天下午3点,地面仍有血迹#

­  “看起来都四十来岁的样子。”这名住户介绍,501一共住了三个人,大约搬过来有七八年了,女主人姓曾,男主人姓连,儿子十六七岁了,平时上下楼梯有碰到,但并不相熟。当天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清楚。

­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死者娘家在德化浔中镇石鼓村,并通过沿路询问后,找到死者唯一的儿子小飞。

­  儿子:父母去年9月协议离婚

­  昨天上午,见到母亲尸体那一刻,小飞趴在地上痛哭了两个多小时,下午见到记者时,年少的他说,已经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了。

­  小飞介绍,母亲姓曾,今年42岁,在陶瓷厂做绣花;父亲姓连,45岁,德化国宝乡人,人高瘦,是一名货车司机。大约在七八年前,小飞父母在德化浔中镇浔中村六组买了一套集资房。小时候很少见父母吵架,但从两年前,父母就经常吵架。两人吵架是因为感情问题,期间脾气暴躁的父亲还多次动了手。去年9月,父母到当地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原本父亲要到外面去住,但搬出去两三天后,说找不到地方又回来了。平时,他跟父亲一个房间分床睡,母亲睡另一个房间。

­  7月8日晚,小飞又在大半夜听到父亲去敲母亲的门,而后父母吵得厉害,厨房玻璃碎了,冰箱和电视也都被砸坏了,父亲的脚上全是血,父亲还将脚放到母亲身上,又拳打母亲。小飞去阻止时,父亲又扔出酒瓶,砸到他的手肘。隔天,母亲就带着小飞回娘家住。

­  #曾女士生前的照片#

­  家属:事发前一天被“约”去谈事

­  母亲曾女士出事的前一天,发生了什么?

­  小飞说,前天下午2点多,父亲连某开车到石鼓村外公家要载他回去住,看到他只带了一套衣服,就说住几晚有什么意思,让他要把衣服都带走,后来还问他要住石鼓还是浔中,他就说要跟母亲住石鼓,父亲听了有些生气,就开车又把他送了回外公家。当晚6点多,母亲曾女士骑车带他出去,小飞去理发,母亲去修车,晚8点,两人就骑车要回外公家。途径德化陶瓷学院正大门附近一小路时,摩托车被开小车的父亲连某给堵住,说要接他回去住,母亲不同意。父亲就让她回家谈谈,母亲同意了。然后父亲开车送他到外公家路口,就离开。

­  死者的姐姐曾女士介绍,她不放心,就打电话给妹妹,当晚10点多还没回,她又打了一个,妹妹还说要回。没多久,前妹夫就用妹妹手机回了个电话,说“你什么意思,我们两人讲一下”,然后就挂了电话。10点半左右,不放心的父亲也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接,11点多再打,接了,妹妹说要回来。

­  曾女士表示,昨天凌晨5点多,家人接到妹妹身亡的消息后,着急赶去处理。

­  昨天,小飞将自己收到的两条信息提供给了公安机关,后来他和民警一起在父亲住处的沙发底下,找到了母亲出门前穿的衣服和内衣裤,而它们已经被剪烂。

­  目前,连某已经被当地警方控制,死者具体死亡原因还在调查。

­  (海都记者 杨江参 黄谨 实习生 林雪燕 文/图 值班编辑 丘天)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
  • 顾客试了近1个小时衣服却不买 店主使诈诬陷
  • 我见证 我参与 我自豪 丰泽发展成果巡礼图
  • 丰泽区召开区政府第二十一次常务会议
  • 让基层党组织成为坚强战斗堡垒
  • 解难题 促发展 鲤城区领导带队督查部分重
  • 24小时新闻排行榜